北航故事
【北航故事】大鹏劲搏凌霄志——“北京五号”
发布时间:2014-12-02        文/图/

 
  1957年,北航605教研室,也就是导弹控制教研室的任文传源提出了一个设想,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讨论。在当时解放思想、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观念促进下,他提出研制无人驾驶飞机的总体技术方案。
  这样一个想法不乏人犹豫质疑,连苏联专家在被征求意见的时候,都直率地表示,以中国那时的技术水平是不可能研制成功的。然而,事先已经反复思考过、对个中困难早了然于心的文传源等人没有气馁。1958年元旦前后,无人驾驶飞机研制计划经武光院长递交到了周总理手中。在总理的认可和支持下,6月29日,中国第一架无人驾驶飞机“北京五号”指挥部在北航正式成立,文传源担任总设计师。研制工作在严格保密的情况下开始了,而领导整个研制计划的,正是当时的中央军委副主席、新中国科技工作的总负责人聂荣臻元帅。
  1958年的盛夏,北航几十名专家住进了位于北京东郊的首都机场,围着一架空军受令专门调拨给过来的运五飞机,不分昼夜地奋战起来。使这架飞机从有人过渡到无人,就是他们奋战的目标。
  调试过程不仅艰难,更充满了危险。飞机上必须有人,不仅是飞行员,还有带着设备的研究人员。调试过程就像是教小儿学步,小心翼翼地牵着他,一步步地盯着他,慢慢地松开扶着他的手。在一次试飞试验中,飞机突然出现失速状态,在高空中顷刻掉下数十米,让研究人员们颇受惊吓。还有一次无线电遥控下滑着陆过程中,飞机忽然横行,若非飞行员反应迅速,即可改为手控拉起,险些就是机毁人亡……
  “十一”国庆时,无人机研制已经取得了极大进步,除下滑着陆到自动刹车还存在一些问题,起飞和水平飞行都已经可以遥控进行。作为对国庆的献礼,试验已取得初步的成功。
  1959年初,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上将等领导到现场视察,见试验已经基本成功,研究人员们却出于谨慎,始终没有让飞行员离开驾驶舱时,刘亚楼上将鼓励说,要大胆,摔了飞机,再调一架给你们。研究人员们深受鼓舞,为没有让领导看到“单飞”过意不去,更加快了工作步伐。2月4号,“北京五号”在首都机场隆重举行了单飞试验。
  当日,先由到场的空军领导们亲自进入飞机,检查确定没有人,又对飞机加锁。10时,科学实验正式开始,地面发出无线电讯号,飞机随即自动滑跑起飞,在地面无线电遥控下升空,在1500米高度,以10公里的飞行半径飞行了一个8字形的路线以后,同普通飞机一样,自动对准机场跑道,下滑着陆,自动刹车和停机。试验获得了圆满成功,完全达到了科学实验的预期目的。为了进一步检验无人驾驶飞机自动控制系统的科学性,2月7日上午又进行了一次飞行试验,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张爱萍上将,空军政委吴法宪中将,海军副司令员方强中将和许多领导、专家都到场观看。这次试验仍然很顺利,证明这项科学技术研究的理论与实践的一致性。试验结束,大家在现场举行了简  单的集会,庆祝研制工作的成功。在场的苏联专家不得不感叹,自己是小看了中国人的智慧和能力。
  仅仅一年左右的时间,无人驾驶飞机在我国从无到有,在世界上也是非常罕见的,堪称奇迹。“北京五号”实现了中国第一次无人驾驶飞  机的成功飞行,在这项技术上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为日后无人机技术的发展开了先河。
  我国飞行器控制、制导与仿真学领域的开拓者,“北京五号”的总设计师文传源在成功的喜悦中留下这样的诗句:
“梅花二月迎新春,岁寒三友见真情,大鹏劲搏凌霄志,红日高处飘彩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