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航故事
【北航故事】我国空气动力学专业的奠基人--陆士嘉
发布时间:2014-12-01        文/图/
 
 
  陆士嘉是我国著名的流体力学家、力学教育家,是北京航空学院的筹建者之一,创办了中国第一个空气动力学专业。“要实现中华的崛起,必须大力发展教育事业。”怀着这样的信念,她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空气动力学和航空工程的研究与教学工作。
做中国的居里夫人
  我国空气动力学专业的奠基人陆士嘉出生时正当国弱民贫、列强环伺;幼年时,陆士嘉的父亲去世,她于是随母亲寄居叔父家,社会的动荡和家庭的变故并没有使陆士嘉屈服,反而锻炼出她刚强的意志。
  1937年,陆士嘉赴德国留学。在那里,她听闻中国遭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消息,便毅然放弃原本的物理专业,改学航空,并登世界流体力学权威普朗特之门要求拜师。普朗特教授从不招收女研究生,更瞧不起来自落后的中国的学生,加之当时已公开宣布不再收徒,便一口回绝了陆士嘉的请求。陆士嘉不甘心,抱着“外国人看不起中国,我就一定要为中华民族争口气”的信念,向普朗特提出了考试的要求,她说:“如果我考试成绩不好,我决不乞求。”面对这位有强烈民族自尊心、倔强和自信的中国姑娘,普朗特同意出题考她。结果陆士嘉的考试成绩之好大出普朗特意外,普朗特遂改变心意,欣然接受陆士嘉为徒。由此,她成为了普朗特正式接收的唯一一位中国留学生,同时也是这位著名教授的关门弟子。
同窗、同行与同志
  陆士嘉幼年在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小学读书,与班级里的两位同学结成好友,亲密无间。这两位好友,一个是中国著名力学家、两院院士张维,另一个是享誉海内外的“人民科学家”、中国航天事业的奠基人、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钱学森。在之后的岁月里,前者成为她相濡以沫的丈夫,后者则是他们夫妻一生的忠诚挚友。
  三十年代,怀着同样的科学救国理想,三人先后远渡重洋、去国外留学深造。钱学森在美国先读航空工程,后专攻应用力学、高速空气动力学;陆士嘉在德国攻读空气动力学;张维则是先去英国,后转德国,由土木工程改学固体力学。共同的理想,让这三个幼年好友又成为了学术领域的同行,也坚定着他们学成归国的决心。五十年代中,历尽艰辛,终于得以在祖国重逢的三人相继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祖国建设道路上的同志。
  这里面还有段有趣的学缘。钱学森是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美国工程学家”、力学大师冯•卡门的得意门生,而冯•卡门则是陆士嘉的导师普朗特教授最早的研究生。钱学森破除万难回到祖国,与隔绝音讯三十余年的好友夫妇再度欢聚时,张维提及这层关系时,钱学森连连对陆士嘉说,对、对、对,我应该叫你师姑!
  陆士嘉先生逝世后,中国空气动力学研究会和北京航空学院等单位联合举办了《纪念陆士嘉教授学术报告会》。钱学森出席会议,真挚地怀念道:“在陆士嘉同志最后的岁月里,我和蒋英每一个多月都去协和医院探望她。尽管她疾病痛苦,但她和我们谈的都是国家和世界大事。而且‘事理看破胆气壮’,言谈中充满了对建设我们国家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信心。所以,陆士嘉同志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学者、科技工作者、社会活动家,我们开这个会纪念她是完全应该的。”
两让学部委员的高风亮节
  “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1993年改称“中国科学院院士”),是国家设立的科学技术最高学术称号,代表着崇高的荣誉与权威。
  十年动乱期间,原本每两年一次的学部委员增选早已停止,直到1979年,经党中央和国务院批准,这一工作才重新开展起来。1981年,中科院召开学部大会讨论学部委员补选,陆士嘉以在中国科学界崇高的德望、深厚的学术造诣和对祖国科学事业做出的重要贡献,在第一轮讨论中被列入了候选人名单。按工作要求,候选人需要有三位学部委员的推荐,但陆士嘉却得到了七位学部委员不约而同的推荐。
  陆士嘉却没有为这个消息欣喜,反而向领导表示,自己并不适宜做学部委员候选人。在北航校领导多次动员、劝说之下,陆士嘉才勉强填写了表格。但第二次讨论,再次被列入候选人名单后,陆士嘉考虑再三,最终决意谦让。这一次,领导和同志们的劝说再也无法动摇她的心意,她仍坚持自己的观点:“年纪大的同志应该主动设法为中青年同志创造条件,宜将机会让给杰出的中年科学家,让他们在前面发挥作用。我们这些人不当委员也会提意见、出主意,绝不能由于我们而挡住他们,这样对我们的科学事业发展不利。”她力排众议,直接给中国科学院写信,恳求将她的名字从候选人名单中删去。
  领头推荐她的严济慈教授惋惜道,真是可惜,别人都是争相往上评,她都当上了还给辞了!对此,陆士嘉诚恳地解释说:“同志们的心情我理解,但毕竟我年纪大了,中青年人上去会比我干得好,我们应该创造条件让他们上。”中国科学院在给陆士嘉的回信中高度赞誉了她的高尚情操:“体现了一个共产党员、一位老科学家谦虚、礼让的精神和好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