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航故事
【动力情怀】一曲“高歌”向大漠
发布时间:2014-11-30        文/图/

  一个在戈壁瀚海还醉心科学事业的北航毕业生,从塞外茫茫沙丘的新月形状受到启示,发明了具有重大科学价值和经济价值的“沙丘驻涡火焰稳定器”,奏出了一首奇妙的“沙丘狂想曲”,流光溢彩的沙丘之花应声开放。
  1984年,这首高昂激越的“沙丘狂想曲”的演奏者高歌,凭借“沙丘驻涡火焰稳定器设计理论及方法”获得“国家发明一等奖”,而那时的他还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一名年轻的博士研究生。
  从十年特殊时期扎根在西北沙漠荒滩孕育心曲,到1978年在导师宁榥教授的指导下迸发灵感、一泻曲成,直至1984年登顶中国科学界的至高荣誉,高歌的“沙丘驻涡火焰稳定器”被钱学森评价为“一项为中国人民争气的重大发明”。1985年1月,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在中南海接见了高歌、宁幌等卓有成就的科学家,胡耀邦曾风趣地对高歌说:“高歌猛进”,赞赏他在科学研究上的贡献。
  高歌自幼爱好航模,1978年,经过十年特殊时期蛰伏的他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北京航空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当他将自戈壁岁月中便一直萦绕脑海的沙丘之谜求教于自己的导师宁榥教授的时候,师生俩“心有灵犀一点通”。原来宁教授几十年前便对燃烧中的“涡”就有独到见解,两人算是想到一块儿去了。宁教授当即拍板:“好呀,咱们研究研究,看能不能在燃烧里用。若是搞出来,对燃烧十分有用啊!” 他把毕生积累的有关漩涡方面知识的二十多本笔记、文献和有关资料送给了高歌,对于后继攀登者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珍贵,更能鼓舞斗志呢?
  宁榥全力支持着学生的新颖思维和探索精神,高歌更是全身心地投入到研究中。但脱离既有框架,开发出新的火焰稳定器哪里容易,高歌夜以继日地工作,睁眼闭眼都是在漩涡稳定性理论。
  研究几乎陷入“绝境”时,忽然一天深夜,他朦胧睡着,仿佛听见有人对他说:“你推的这个稳定性界限怎么只能取一个呢?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有两个极端,就像吃饱了撑死,吃少了饿死……”高歌被怪梦惊醒了,可是多少天的困倦粘住了他的眼皮,迷糊中他只用手指在墙上抠了两道杠,一翻身又呼呼睡去。
  “我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怪梦来着?”第二天一起床,高歌就这样回味。猛然看到墙上的两道杠,他顿时明白了:“啊,是说漩涡应该有两个界限,两个准则,是这样吗?”他想到哲学上“过犹不及,不到不行,过了也不行”的一条,于是就沿着这个方向赶快推啊算啊,终于找到另一个上限准则,并由此得到漩涡稳定的四项措施。当通过实验发现新月形沙丘后面的漩涡流场天然满足这四条准则的时候,手舞足蹈的高歌脱口而出:“真实巧夺天工,还是自然现象天然合理啊!”
  由于稳定器的研究开始时并未列入科研计划,因而所有的试验都是在无经费、无设备、无试验条件的艰苦境况下进行的。宁榥教授到处奔走呼告,他和学生们自力更生,器材自己跑,沙丘模型自己做……白手起家的战斗充满了生气和欢乐。
  机会总是等待有准备的人,灵感也总在奋不顾身的忘我劳动中产生。终于,1984年夏天,在一个个发现,一次次实验后,在我国南方某地,一架装有沙丘驻涡稳定器的歼击机,飞行十多个起落,表演了特技飞行后安全着陆。飞行情况表明:发动机加力平稳,飞行操纵性能良好。汗流浃背的试飞员用他粗壮的手,在施肥报告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也宣告:新的火焰稳定器诞生了,沙丘驻涡火焰稳定器的发明是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