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航故事
【动力情怀】美在科学与艺术之间
发布时间:2014-11-30        文/图/
   1953年,他带着“改变我国航空事业落后的局面”的志向来到北航。牢记着在旧中国的生活经历,他献身航空,做了一辈子的北航人。
  他接手先进制高点的技术研制项目,不畏艰难、沉默攀登,十年一剑,使中国成为少数掌握这项核心技术的国家之一。他说:“做人要傻,做学问要痴。”
  他对学生高标准、严要求。发动机的叶片误差一般要求不能超过两根头发丝,他却要求控制在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根头发丝。他耐心地说:“也许是暂时吃亏了,但长远不吃亏。”
  他精读经史,雅爱摄影,学养过人,循循高致。他告诉别人:“形象思维正是科技工作者赖以创新所需具有的思维。我从摄影实践中感悟、培植形象思维能力,以期有利于科学研究和科技创新。”
  爱科学、爱航空,爱艺术、爱摄影,这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陈懋章。

科学大美,强国利民
  60多年过去,昔日满怀报国之志考入北航的年轻学子早已声名卓著。陈懋章和他的团队在航空发动机研究领域取得了7项重大成果,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等奖项。然而他却说:“一想到我国航空发动机事业整体水平还处于落后状态,我就感到我所作的贡献还很不够。”
  上世纪90年代末,陈懋章和他的团队接到一项科研任务,就是研究新型航空发动机压气机的新技术。我国航空发动机技术落后,是长期制约我国航空业发展的技术“瓶颈”,而压气机技术落后则是主要原因之一。常规的压气机技术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很成熟,想在现有基础上大幅度提高其性能几乎不可能,所以必须进行根本性的创新。而这方面的相关技术在当时被国外视为必须突破的关键技术,严加封锁,我国根本无法得到任何有参考价值的资料。
  在这样的困难情况下,怎样靠自己的力量攻克技术难关,是摆在陈懋章面前的难题。时间和经费不允许他们走传统实验研究的老路,陈懋章于是决定尝试走一条新路。即充分利用计算流体力学取得的最新成果,对相关技术进行数值模拟和数值实验,最后进行验证。后来,这项技术达到了一次设计试验成功,节省了资金,缩短了研制周期。
  这项技术部件试验与某大国的原型相比,新型压气机性能的几个主要参数都有大幅度提高。将这种压气机装到发动机上完成整机试验,结果表明,发动机功率大幅度提高,耗油率却明显下降。
  国外一家著名发动机公司得知这项成果的一些情况后,曾4次与陈懋章联系,希望合作,并提出优厚的条件。陈懋章淡然拒绝,这完全是我国自己研究的成果,且有相当的先进性,应首先用于国内!
 

艺术之美,从心所欲
  这是一位具有精深学术造诣、深厚艺术修养和高尚人格魅力的科学家。他在航空发动机领域贡献卓著,兢兢业业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有着“全国模范教师”的称号。同时,他却又精于摄影艺术,喜欢工作之余用相机去寻求生活之美。
  2009年,中国摄影出版社正式出版了《从心所欲——陈懋章院士摄影作品集》。2010年4月1日,建成四年的北航艺术馆第77次展览,以同样的名字开办了“‘从心所欲’——陈懋章院士摄影作品展”。从这本摄影作品集中精心挑选出的80余幅摄影作品,使观者尽情领会到了陈懋章对自然之美、生活之美、艺术之美的独特理解与无尽追求。
  中国一直在提倡素质教育,陈懋章深以为然。他认为,作为大学生,不仅需要努力钻研科学技术,还要提高人文素养,达到科学与人文教育相结合,德智体美全面发展,不断提高自身的综合素质。
  “我只愿从心所欲,需要清晰、细节时,我要;而当清晰和细节妨碍我的追求时,我就放弃它。”
  这位科学艺术家坚信美遍存于科学与艺术之中,“从心所欲”——四字俨然是生命的怒放,让我们看到一位古稀之年的老者,对生命、对艺术、对科学饱满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