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航故事
【动力情怀】首任航空发动机系系主任董寿莘教授
发布时间:2014-11-14        文/图/

  董寿莘教授,男,汉族,1917年生于天津,中共党员。父亲是小学教师,后在旧军队中作过文书等小官。他的童年是在西北塞外度过的,10岁才重返天津。由于环境的磨练,使他自幼就养成不怕困难的倔强性格。
  1930年他进入具有革命传统的南开中学学习。在这里从学业到做人都为他打下了良好基础。当时中国正值“九•一八”、“一•二八”事变后,日军大举向我国进犯,全国人民一致要求抗日、反对卖国投降。他上高中时“一二 •九”抗日爱国运动爆发,这激起他极大的抗日爱国热忱。他不畏强暴,积极参加了天津学生的爱国救亡运动,参加了天津西站的“卧轨”行动,并要步行去南京请愿。被反动政府制止后,又于年底乘车至南京请愿,要求国民党当局立即“停止内战、积极抗日”、“反对华北自治”……通过这一斗争使他在政治上更加成熟。
  1936年中学毕业,他考入了南开大学化工系。不久“七七事变”爆发,日军全面向我国内地侵略,南开大学被炸,学习中断,更激起他对日寇的仇恨。为了早日离开敌占区,1937年秋,他与同学克服各种困难南下至长沙,进入北大、清华、南开合办的长沙临时大学,后又至重庆在重大借读,直到1938年秋才碾转到达昆明进入西南联大航空系。在兵荒马乱的国统区,学校生活条件极为艰苦,设备简陋,虽 然昆明每日受到日军空袭,但教师教学极为认真,学生学习热情高涨。以后日军又利用法越对日屈服,准备借道越南进犯昆明。残酷的现 实激怒了广大青年学生。很多进步青年,特别是航空系学生全希望早日直接参加抗日工作,造出中国的作战飞机,为抗日战争贡献力量。           
  1941年秋他大学毕业,即赴贵州大定,进入航委会航空发动机制造厂参加筹建工作。他终日忙碌于基建、设备等各种建设工作,直到1943年才进入设计科协助总工程师处理技术工作。此时他曾完成“活塞环热变形”、“离心浇铸”等技术难题的研究。
  1944年夏他受航委会派遣赴美进修,在美国本塞维尼亚州、维廉斯堡城莱卡明发动机厂任实习工程师,三年中他深入学习了发动机制造技术。直到1947年春才回国到贵州大定发动机厂筹备处。
  抗日战争胜利,全国人民欢欣鼓舞,但和平的家园很快又被国民党反动政权拖入反共反人民的内战泥潭,物价飞涨,民不聊生,人民要求立即停止内战,在这种情况下,他毅然离开航委会北上清华大学从事教育工作。
  1947年夏他回母校(清华大学)航空系任教,先后参加“发动机设计”、“发动机实验”、“航空概论”、“机械制图”等教学工作此时正值解放战争开始,全国高校学潮不断,他出于正义和爱国思想又积极参加了党所领导的各次学生爱国运动,“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一浪篼过一浪,以后他担任了清华大学讲助会(简称教联会)干事会主席,于1948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地下党员,1948年在党组织的安排下接受了保护校产迎接解放的工作,为北平和平解放做出了贡献。解放后,大批师生参加南下工作,他仍留在清华航空系任教,并带学生去东北实习。
  1951年秋,他参加了“中央土改团第三团”任秘书长、党支部书记,赴四川内江参加土改。1952年回校后又被派往朝鲜板门店,参加停战谈判代表团任中方参谋处支部委员及内部翻译,直至谈判完成才回国。为此,他获得了朝鲜人民共和国授予的三级军功章及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纪念章。
  1953年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执行,全国掀起大规模经济建设高潮,这时由清华等八院校航空系组成的北京航空学院已经成立,他积极参加了当时的建校和教学工作。建校初期,北航仅有飞机和发动机两个系。他先后在发动机系任副教授、教授、教研室主任、系主任,后来又任核动力系主任、火箭系主任等职。他在任系主任初期,重点抓了向专家学习、师资培养、讲课质量和实验室建设等工作。北航是在苏联专家直接帮助下建立的,当时的管理体制、专业设置,是按照苏联模式照搬过来的,教学计划全是中俄文对照。他对苏联高等教育严格基础课训练和重视工程实践的做法非常赞赏。但他对不顾学生全面发展课业负担过重很有看法,他深入学生中召开座谈会,不仅认真听,还详细地记录,以便及时反映意见。当时北航教学计划是在苏联专家组直接监督下执行的,专家意见是“说一不二的”,但他明确表示学习苏联要结合中国实际情况,优点要学习,但也不能盲目照搬,不利于学生全面发展的情况必须改变。
  50年代的中国篼校政治运动不断,在运动中存有一些“左”的影响。他在各次运动中常冒着被扣上“右倾”帽子的危险,本着作为老党员 对人民负责实事求是的精神发表了自己对一些问题的看法,从而保护了一些人。
  1956年,中共中央召开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会议,会上发出 了“向科学进军”的号召,全国知识分子得到极大鼓舞,会后国家又制定了 1956-1967年全国科学发展的远景规划,学校也制定了相应的发展规划。发动机系一个个新专业诞生了“喷气发动机”、“冲压发动机”、“火箭发动机”……而他却仍在沉思着,原来他通过大量资料调研,正酝酿着一个新的构想:筹建“核动力推进”专业,尽管此时公开文献对这方面技术尚无报导,但大量信息表明,美、苏早已开展了核推进系统的研究,而且已进入大型地面实验阶段。他的建议得到院领导的大力支持。1957年他又把创办新专业的设想向当时任核工业部副部长的钱三强作了汇报并得到他的支持。随后即由发动机系调教师及毕业生,又从北大物理系毕业生中调集人力,建立了“发动机系308小组”,这个小组以后即成为核动力系的骨干,他们不仅去北大、清华补课,到中科院反应堆上实习,还对核动力系发展所需实验室作了详细调研和规划。
  1958年,为加速我国核工业的发展,中央决定从北航发动机系四年级学生中抽调30人,直接入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学习一年后毕业参加工作,以适应我国核工业发展的急需。董主任抓住时机也在发动机系58、59届毕业生中选拔23人一同挤入清华工物系进修,这就为以后北航核动力系的师资力量打下良好基础。1958年秋,他又利用我国航空教育代表团回访苏联机会,深入考察了苏联莫斯科航院等四所航空院校,通过考察证实了莫航已经开办了核动力专业并初步掌握了他们的教育计划及课程内容。以后在沈元副院长支持下先后建立了“核电子学”、“核反应堆物理实验”、“核热工传热”、“电推进”等四个实验室和一个动力反应堆模型陈列室,建立了建系所需的教学科研实验室。当时计有重要仪器195台、设备73台。1960年5月经国防科委批准正式建立了北航航空核动力系(简称八系),下设“航空核动力反应堆设计”、“核能推进系统设计”两个专业及“电推进系统设计”专门化。并由发动机系抽调各级学生进入航空核动力系。
  系成立后正逢学校继1958年以后的第二次科研高潮,项目多,时间紧,力量分散,教学准备不够充分,他又提出“以专业科研带学科”的作法,即围绕要建的大型实验设备,对学生开展专业教学工作,这种作法从教学上看虽有些不够系统,但作为一个刚创建的新技术专业,在既无国外专家帮助又教材不全的情况下,还是比较实际可行的,以后共开设专业课12门,编写了教材,开设了相应的教学实验。董寿莘教授亲自讲授“航空核反应堆运行”课。1962年,第一届核动力专业学生经6年学习毕业。与此同时,全系一批科研工作也获得初步成果,为此召开了全系科研报告会,沈元副院长及国防科委核工业局、教育局等各主管局领导均参加了报告会,专家及领导怀着极大兴趣听了针对各主要实验设备初步设计所作的科研报告,会后参观了实验室。以后张爱萍副总长,还专门来校参观了当时已建立的电功率14.5KW的电推进实验设备,对实验设备作了肯定和称赞。
  1962年秋中苏关系破裂,国家为加速我国自行研制原子弹的建设进度,董寿莘教授奉调去新疆国防科委21训练试验基地,负责核爆炸的实验技术准备工作。他担任研究所技术副所长,主管研究所有关爆炸力学及其他方面实验的工程设计以及筹建实验工厂的工作。任务非常紧张,且工作是在极其艰苦及绝密情况下呤行。在浩瀚的沙漠里,不仅居住条件极差,吃饭没有青菜,有时甚至连酱油都没有,但在都市生活了40年的他没有一点怨言,仍然以北航人特有的“革命加拼命”的精神为祖国默默地奉献着。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成功,全国人民为之震惊和欢呼,他没有因胜利喜悦而止步,又继续参加多次核爆炸试验。他不仅耐心审核每项实验设备的工程设计,还非常注意新生力量特别是年轻科技人才的培养,为使他们尽早成材,他总是一次又一次耐心帮助。“文化大革命”中他和其他知识分子一样也曾受到误解和不信任,但他漠然置之,没有因此而改变自己全力报效祖国的决心。1972年他再次主持平洞岩石掘进机的设计,又参加大直径深井硬岩钻机的研制工作,以后担任了国防科委21基地副参谋长,随后又主持了深井全注水的试验工作。为此他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三等奖。
  1984年,国家为照顾其生活,他重新被调回北京,任国防科委情报研究所顾问。1987年他以副军级待遇离休,但他头脑中想的仍然是北航的一些人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