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自主创业精英】李罡:中国汽车设备领域的儒商
发布时间:2015-02-07        文/图/
 
【自主创业精英】李罡:中国汽车设备领域的儒商
初见李罡,似乎有些拘谨和木讷,一看就是典型的理工科出身——冷静、稳重、逻辑严密,这位白手起家的创业者,自1989年创立信邦集团担任总经理,20年磨一剑,深耕细作,始终专注于为中国工业自动化,尤其是汽车制造业提供既适合国情,又具备行业领先水平的装备和解决方案,现已成为该领域内最具影响力的民营公司之一。
话题渐渐打开、延展,才发现李罡其实是个很好玩的人——健谈又不时有些小幽默,看似清风细雨的言语背后,有着一颗对生活热爱的单纯的心——大学时喜爱骑车、书法,如今酷爱摄影,琢磨技术创新,甚至自己找人开发DRP供应链管理系统。曾经的叛逆少年却始终笃守执着,在看似枯燥冰冷的汽车设备领域,注入更多新鲜的创意和生命。
说他是北航毕业生中难得的儒商,李罡有些羞涩的笑了。我当然算不上,就是爱玩,一点小爱好而已,哪里就儒了呢,惭愧惭愧。在李罡看来,当年的北航的校风踏实、讲究技术,但有些缺乏创新。我当时在学校比较另类,差点都被开除,现在总算能静下心做点事了,有点小成绩,不算是成就。
 
另类青年
    说实话,我真的想不到自己目前是一家企业的老板。不过这可能也和我骨子里流淌的热爱自由的血液有关。谈及自己早年在北航的学习生涯,李罡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么一点——“我可能和大多数听话的理工科学生不同,当时比较另类,为此差点被学校开除。
李罡印象最深刻和得意的一件事。是1984年组织北京高校自行车考察团,联合了10多所高校60多个人,当时学校鼓励学生贴近社会搞调查,我自己刚好喜欢骑自行车,也喜欢折腾,就想着搞了这么一个活动。
然而一开始并不顺利。北京团市委首先表示强烈反对,对李罡严正声明,再搞就要处分,主要也是怕学生会出事。幸好后来得到了团中央的支持,活动才得以成行。于是浩浩荡荡的自行车考察团,从北京出发,一路奔波,前往西安。
李罡是个天生的自行车爱好者。从1982年就开始骑了,虽说只是一辆28的金狮自行车,但李罡利用暑假时间,已骑行了老家哈尔滨,还去了大连和常州等地。也算是有这么一个基础吧,现在自行车骑行俨然成为一个时髦的流行,其实我们早就玩过了。
当时李罡的想法非常单纯,所谓的自行车考察团,其实也就是去玩玩,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当时设计的路线是从北京出发后,沿着天津、泰安、曲阜一路向西,经过开封和三门峡前往目的地西安。
尽管喜好户外运动,李罡骨子里还有些风花雪月。大学时,曾一度担任校书法社社长,还请了不少书法大家包括启功先生等前来讲座。当时刚进大学不久,整个校风讲究积极向上,谈恋爱的都极少。
虽说只是爱好,李罡依旧执着。他最喜好的是怀素,当时没钱买帖。在1982年时,怀素的一本字帖高达20元一本。为此他把父母从香港买的衣服在北京当掉。祖籍哈尔滨的李罡出生在长沙,15岁就随父母到了广州。家境不算差,但为了爱好也是付出很多。
如今的李罡对艺术依然兴趣颇浓。书法现在写的少了,满意的也不多,主要是迷上了摄影,李罡现有两架相机,尼康D200D2S我酷爱拍风景,不太喜欢拍人物,找不到感觉。广东的文化氛围不够浓厚,很多搞艺术的只为获奖,功利心太强。
李罡难得有一个崇拜对象,就是经常远赴亚非大陆拍摄野生动物的金利来老总罗红,我也一直梦想着能去野外拍摄,最喜欢动物和鸟类了。
 
白手起家
李罡的创业历程并无太多的传奇,一如一个有些老套的故事。说到底,大学时的骑行活动似乎还埋下了一些创业的种子。李罡回忆时依然记忆犹新。印象很深的当时非常艰苦,记得住在三门峡县委招待所,床上只有席子,枕头都没有。
当时整个社会的民风还是非常淳朴,就是太贫穷了。正是这次骑行活动,使李罡开始对金钱有了不同的认识。我开始意识到金钱可以改变一些东西,而且是要自己去争取。似乎朦朦胧胧有了一些商业的萌芽吧。
1985年李罡毕业,分配到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公司工作,早几年走的是不同的道路,以贸易为主,四年一晃而过,李罡总觉得似乎缺点什么,过于刻板和安稳的工作,还是不太适合,于是想着去国外看看,那就留学吧,但是1989年申请去澳洲留学被拒签,李罡一气之下选择了创业。
当时并没有多少钱,好容易才借了三万块,开始白手起家。李罡当时的想法很单纯,广东的电器行业一直比较发达,于是开始从摩托车领域着手,逐渐过渡到了汽车装备领域,单就创业这点来说,我还是有些北航毕业生的韧劲,没太多过于天马行空的想法,做事还算踏实。
尽管在创业领域的选择似乎有些懵懂,航空发动机专业毕业的他,还是天然地选择了制造业。对此李罡的思路保持一惯的清晰——中国社会需要坚实的制造业基础,目前则非常欠缺。我当时选择创业,就说要把过去都忘掉,重新开始
李罡的创业当时还有一个大背景。1985年之后,朱镕基的经济策略开始在中国产生深远影响,可以说是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是史无前例的,但李罡也看到了硬币的另一面——中国当时的社会风气还是太务虚,比较急功近利。我选择做制造业,还是受到北航教育的传统影响,不喜欢玩虚的。
在李罡之前,中国从事制造业行业的,学历普遍比较低,像他这种正规大学毕业生更是罕见。大概也就是从我这一批创业者开始吧,从事制造行业的学历和门槛开始变高,当然追求的东西也不太一样,我骨子里还是有些所谓知识分子的清高。
一开始当然很艰苦。即使如此努力,进步速度却并不快,技术装备领域是一个很艰苦的行业,需要立志去做,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当下,很少有人能够耐住这种寂寞。而且李罡付出的,还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汽车装备领域订单的个性化设计占比比较大,每台设备需要再设计,批量较少,这其实是个很需要创意和技术的行业。
摆在李罡面前的是一个残酷现实。同国外的制造业相比,中国作为制造大国,但技术水平和生产效率都比较低下,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不是一年两年,起码有1020年,这就促使我开始向国外学习,寻求适合中国的汽车装备发展之路。
 
日本榜样
我很敬佩日本,尤其是在装备制造领域,日本人有着强大的人文历史背景,做事踏实,严谨,坚持不懈,不断技术创新,这是中国最缺乏的地方。1994年第一次去日本,之后李罡已不知去过多少次。日式生活对他已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他习惯去公司楼下的小山日本料理吃饭,喜欢吃新鲜的大阪牛肉,只要五成熟。
当然一开始的出发点很单纯,不过是去学习和取经,主要日本和广州比较类似,有更多的借鉴价值。李罡第一次去的是大阪,当时大阪没有多少高楼,企业的规模也很小,看不出有多大的生产能力。
但李罡通过几天的走访了解到,日本的企业太有生命力了,几乎每个细胞都生机勃勃。而且配套能力非常强,日本人很敬业,把精神沉浸在工作中,这和德国人很类似,日本人具备一种合力,把个人能力和优势资源有效地集中在一起,从而爆发出巨大的创造力。
李罡印象颇为深刻的是1998年,当时神户大地震后他刚好去日本,虽然面临如此大的天灾,但整个神户的社会秩序非常有序,大家并没有慌乱,很有涵养,虽然是一片废墟,但社会非常安定。
自此我把日本作为学习的目标和方向,似乎自然而然有了一种历史使命感,同时也意识到了差距所带来的问题,这几次的日本之行,也坚定了李罡从事汽车装备制造领域的决心,这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基础,装备制造领域基础不牢,工业发展会后继乏力的。追求完美才能做到这一点,我自己多少还是有些半偏执狂,骨子里还是理想主义
社会需要静下心做点事,才会有成就。正是这一朴素的想法支撑着李罡,坚持了20年,他和他的信邦集团,逐渐脱颖而出,成为中国汽车设备领域的集大成者。信邦集团与具有世界先进技术水平的欧美日各国制造商、供应商建立了广泛和长期的紧密合作关系,是他们指定的在中国的代理商和分销商,同时也是授权服务中心。
目前,信邦集团与中国各主要汽车制造公司保持着长期合作关系,如广州本田、东风日产、长安汽车、通用汽车等等。信邦集团在提供各类自动化装备和工具的同时,更注重为客户提供整体化集成包,即交流、设计、产品、安装、调试和跟踪服务。为此,信邦集团建立了全国性销售和服务网络及数据库,并完全实现WEB化。
客户是我们永远的上帝,信就是要以客户为中心,为客户创造有效价值,与客户共同发展,成为客户的长久合作伙伴之目标。在李罡的理念中,这亦是企业发展最根本的基石。
 
突围困境
我们需要社会、政府、企业的体谅、耐心和支持!尽管信邦集团已有了快速发展,但仍面临不少现实困境,李罡说出了中国汽车装备制造业的心声。
中国汽车行业的蓬勃发展带来了巨额利润,但其中的大部分被国外汽车企业拿走了。李罡分析其原因认为,汽车产业的利润浓缩在制造汽车的技术和工艺环节,特别是汽车装备的制造技术和工艺环节中,而在此方面,国内企业与国外同行相比劣势明显。 
国外企业一直都非常重视研究和开发与汽车产业相关的各种技术,且在政策上得到了本国政府的大力扶持。例如韩国,其汽车工业之所以能够兴旺发达,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政府给予了从技术到资金全方位的强有力支持,政府甚至号召韩国人购买国产车。 
而中国的企业面临的却是技术支持不够、资金投入不足的现实。由于体制改革的原因,相关的研究院所被下放到了市场,导致国内出现了许多技术个体户、设备生产个体户。这些个体户由于资金不够雄厚、技术不够尖端、科研力量不足,形不成规模效益,只能在低端产品中、在微利状况下求生存。
为了维持起码的运营,不得不陷入恶性竞争的怪圈,有些还难逃倒闭的命运。而资金雄厚、技术先进、研发力量强大的跨国汽车巨头则凭借国内同行不可比拟的优势冲了进来,将关键项目和高中端装备尽数纳入囊中,赚取了中国汽车产业利润的大头。 
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心有不甘,心急如焚。我们清楚,汽车业的发展主要是产业链的发展,特别是汽车装备制造产业的发展;没有汽车装备制造业的产业化和技术水平的提高,汽车行业要做大做强就只是一句空话。让李罡更为担忧的是,中国汽车装备制造企业底子薄、发展时间短,因此提高汽车装备的制造技术和工艺乃当务之急。 
尽管信邦汽车装备公司目前已是国内领先的汽车装备提供商,但我们依然在积极地学习国外的先进技术,反复研究,不断开发。我们将以坚持不懈的工作,力争尽快在技术和工艺方面赶上甚至超过国外同行。” 
李罡为此呼吁政府和国民大力支持民族汽车产业,多购买国内企业生产的车;呼吁国内汽车企业大力支持本国的汽车装备企业,多购买他们生产的设备;呼吁政府给予装备开发制造企业以多种形式的支持,解决它们规模小、技术底子薄、资金实力弱的问题,帮助它们不断缩小与国外企业的差距。
 
自主创新
   在当时北航的氛围中,虽然很踏实严谨,技术为先,我一直觉得比较欠缺的就是创新精神,这可能也是后来李罡一直坚持自我研发和创新的最初源动力。 
1997年,李罡再次前往日本考察,这次让他很深刻的是日本企业的网络控制和系统管理,一个只有40来人的企业,每年可以创造40亿的产值,效率不可谓不高。这家日本企业对他的最大启发,就是运用网络系统管理,使客户、经销商到物流公司的运转效率大大加快。
回到广州后,自1997年伊始,李罡开始马不停蹄地在国内寻求适合的系统,从而适应国内公司的贸易情况。但是找了用友和金蝶,都说做不出来。一气之下,我就自己找人来开发,因为在市场上找来找去,没有更适合自己更好用的。” 
说干就干。从1997年开始,李罡就找业内高手参与开发,2000年开始试运行。这一赌气,信邦集团的供应链管理系统(DRP)居然顺利研发成功。效果出奇的好,完全可以在INTERNET上运行。可谓是中国第一家做到的,能把流量降到最低,资金流、物资流和信息流一目了然。” 
这也是公司创办20年来我最得意的一件事,李罡毫不掩饰自己的开心和成就感,我现在公司的管理非常清晰,每一分钱在哪里都非常清晰。效果非常好,降低了对企业中层的管理要求。包括汇率、人员的变动,每一秒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目前,李罡开始把系统升级。运用数学模型设计的结构非常好,企业管理提出什么想法,就可以直接提到运营的模式上去。中国经济发展很快,出现新的增值税发票等情况,也可以应对,灵活处理。” 
为此,李罡特意给了参与研发的技术元老们40-50%的股份,新成立了一家软件公司。这也算是对这些研发技术人员的一个激励吧,毕竟他们给公司做出这么大的贡献。” 
对于现状,李罡依然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目前信邦的竞争对手都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企业,技术水平很高,国产化装备的发展道路任重而道远。然而李罡思考的似乎更为长远,中国人虽然积累了不少财富,但并无更多的可持续性,缺乏坚实的根基。根本原因就是基础产业不扎实,这也影响到企业和社会不断进步。
国家应该对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多多支持,李罡再次举出日本为例,日本的技术基本都放在中小企业,即使公司倒闭了,但由于国家有政策保护,别的企业可以接管,技术还是不会消失。
目前中国也要把重点放在技术人才上面,不然可能导致整个装置制造业技术水平的回落。李罡表示,信邦也准备收购一家日本有技术的公司,并和本土化的技术创新不断结合,这才是中国汽车装备业持续发展的源泉所在。
(转摘自:北航广东校友会网站,http://www.88558888.org/
 
201210月,广东信邦集团总经理李罡校友捐赠“校友励学金”10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