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聚焦
从心所欲——我的摄影情结
发布时间:2010-03-30        文/图/
  (编者按:陈懋章院士的摄影展于2010年4月1日—13日在北航艺术馆展出,以下是陈懋章院士从事摄影的体会。)

  约30年前,我作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出国的访问学者,省吃俭用,买了一架低级照相机,这是我与相机的初遇。我无意于记录伦敦的繁华,却着迷于乡村的田园风光和宁静的大自然……后来也偶有机会欣赏黄山喷薄的日出和孟买海岸落日的余晖。这些都使我神往,激起了强烈的创作欲望,要用虔诚的心,再现大自然的美。
  作为业余的摄影爱好者,我没有特别专注于某个固定的题材,也很少为了摄影而安排专门的行程,更不可能为了光线、气象等要求而在某处长期等待;更多的则是利用出差的机会,或是短暂的假日,带着相机,遇着什么,照什么,不拘形式,不拘题材,优点是“广谱”,缺点是难以精深。这不是说我没有追求,我追求的是美,在各种事物中,发现美,凝练美,用图象再现美。
  国庆长假曾两次到坝上,这是我少有的专为摄影而出行。十月的坝上,既无南国的妩媚,也无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肥美夏日风光,而是一片苍凉。白桦和荆棘挺立在广袤的秋原上,树叶都已凋零,只留下峥峥傲骨,尤显孤寂,在金色阳光下,更是壮美。
  在公园游玩时,看到苍柏树干长出的瘤结,我总喜欢停下来从不同角度照照,我也曾隐隐听见路人以我痴而窃笑,但我却感到美在其中。它的美在于它的线条和造型,古朴苍劲而圆润,灵变多姿而不僵。我不是植物学家,也许树瘤确实是某种疾病的产物,好在这还不是  龚自珍在《病梅馆记》中所批评的人为扭曲摆弄的结果,而是岁月的留痕,造物的天然趣成。
  我很少照人,或更准确说是很少为了创作的目的而照人,因为这太难了。偶然有机会看见一个小女孩,虽不算非常漂亮,但极富魅力,自然、大方、自信、甚至有点高傲、无忧无虑,好像生活在充满阳光和幸福的天堂上,像个小天使,我赶忙拍了下来。这是我很少但又很喜欢的一张人物照片。
  我照过很多,其中虽然也有些我还算喜欢,但总感没有多少特色。后来逐渐发现在一些特殊环境下,更有特殊的美:
  飞机在下降过程中,有时就有地面难觅的景色。九寨、黄龙地面风光早已为世人称道,殊不知从飞机上向下看,却更是另一番景色。由于九寨地处青藏高原向四川平原过渡的地带,峰峦迭起,峡谷交错,本是绝佳之所在。但在地面却很难找到能一览全貌的广阔视角,而飞机则提供了这样的可能,且在飞机下降的不长时间内,可以“翻山越岭”,经过不少区域,为摄影提供变化万千的素材。俯览九寨,雄奇峻拔,与地面赏景,瀑布飞泻,波光粼粼,情趣迥异。
  飞机穿过云层,在云端上飞行,云,不再是地面看到的像涂抹在天穹上的絮片,而是从云海上陡然隆起,像冰山,像怪兽,千奇百态,变幻无穷。阳光的照射,更添妖娆。面对此情此景,不由得心潮澎湃,叹造物之神奇,羡天堂之绝美。
  夜游桂林四江两湖,两岸灯红柳绿,游艇或疾驶,或漫游,眼前呈现出或是拖迤的光迹,或是朦胧的夜景,而金银塔则舞动跳跃,摄影怎样表现这样的意境?
  飞机的小窗是用双层有机玻璃做成,厚而且有时并不十分干净,透过它来摄影,构成成像质量基本要素的分辨率、层次、锐度等,大幅度降低。在快速运动的游艇上照夜景,本也可以加大感光度、加大光圈,以得到瞬间清晰的定格。但夜景的朦胧模糊,拖迤跳动的光迹,这些给我以美的感受的图像都没有了。总之,在特殊环境下,难以完全达到成像质量的常规要求,为了美,我不得不尝试抓住一些,舍弃一些。
  对美的追求是人类的天性。在我看来,那些能引发内心强烈共鸣的作品,不论是音乐、美术、文学,甚至政论和科学作品,都是美的。我追求这样的美。
  摄影,作为近现代科学技术的产物,随着不断的技术进步,对客体忠实再现的能力已经非常之高,分辨率、层次和色彩还原已达到很高的水平。当用作艺术创作的工具时,怎样对待这些特点和能力,摄影界曾有过几乎完全对立的流派。F64团体追求对客体真实、精确、细腻、清晰的描写,将摄影技术进步所带来的这些特点发挥到了极致,产生了很多优秀作品;光效应派的代表人物恩斯特•哈斯则认为:“有动感气息的照片,比全部细节都极端精确的画面更能使人兴奋,更能引起观者的共鸣。”我喜欢国画,特别是写意的作品。齐白石老先生曾说:“完全像则媚俗,完全不像则欺世。”不同的国度,不同的艺术形式,却有着几乎完全一样的理念,看来,艺术的心灵确实是相通的。我对夜景朦胧模糊、光线跳动拖迤的处理,似乎正是对这种理念的感应。
  子曰:“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为了美,我欲从心所欲,但有时不能不逾矩了,因为,为了美,有时不得不很大程度舍弃清晰,舍弃细节,不顾聚焦,而这些本都是摄影通常遵循的矩。我无意像哈斯那样,根本反对清晰、细节,实际上我是很喜欢A.亚当斯等F64团体代表人物的作品的。我只愿从心所欲,需要清晰、细节时,我要;而当清晰和细节妨碍我的追求时,我就放弃它。我唯一的追求是美,是严格字面意义上的唯美,而不是具有相对确定含意的唯美主义的唯美。
  我的摄影作品既有在常规条件下得到的,也有在非常规摄影条件下得到的,包括在飞机上和夜晚在游艇上。我希望能和大家分享我对美的理解,当然可能不是所有观点都能得到认同,但毕竟融入了自己的理念,是用我的情感“制造”出来的,能多少有些新意,我心足矣。